《梦》&5

前文:&4


五 & 旧梦

那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夏季。

彼时我在等待最后的一段兵役时间过去,5月我们就已经开始准备新的活动计划了,把能用的休假全用来开会讨论,我和李东海见面的机会也变多了一点。那个时候我意气风发地等待着退役后一战打响,再次和哥哥弟弟们一起重回巅峰。却没料到那条预设的轨迹后来会如此偏离。

15年临近入伍的时候,我们大吵了一架,和多数时间一样争执是由他而起的,而那个敏感的时间点又如同一剂催化剂,我们从拌嘴到吵架、再到冷战,都已经忘了是为了什么而吵,总之吵到后面是什么都不对了。

当然也是他先服软,在入伍前夕,他拥抱了我,祝我在军队顺顺利利...

2018-11-10

《梦》&4

前文戳:&3


四 & 忌日

坐在树下和东华哥抽了支烟,两人都不说话,但是内心并不平静。

说实话我也很难想象,才过去五年,我就能在这里这样安静地抽烟,望见山下那些彩色的屋顶,隐约看见远处停在港口的一排帆船。

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。

第一年我好像深陷梦中,跟着哥哥弟弟和家人朋友们,把身体紧紧裹在黑色的衣裤走到这里。第二年我一个人在黄昏来了这里,带了一瓶他并不爱喝的酒坐到了深夜。第三年、第四年……

“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就是五年,”东华哥呼出一口烟,轻轻叹气,“连海英也已经2岁了……前两天参加同学聚会,一个个变化可真大,都不太敢相认了。”

“有时候...

2018-11-09

《梦》&3

前文:1&2


三 & 回家


不是假日,所以高速上的车子并不算多,我开着车载电台,节奏轻松的歌曲陪伴我一路悠闲通畅地开到这座港口小城。离午饭时间还有余,车子拐进小街,两旁的房屋低矮、花园繁茂,路上几乎没有行人,与首尔钢筋水泥、玻璃大楼的都市景象很不一样。

“赫宰来啦!”车子刚在路边停好,门里就传出了动静,快步走出来的正是东海的妈妈,她已近六十,步态依旧矫健,身前围着深色花纹围裙,想必屋里正有大餐等着我。

进了屋,东华哥和嫂子正在忙着收拾餐桌,我向他们打了招呼,把薄礼送上,示意要帮忙,但是妈妈非要我坐着休息,我只好捧着一杯茶在院子里转悠。

木浦...

2018-11-08

《梦》1&2

赫海。

李赫宰视角。

预估中篇,慢热存稿中。


一次复习与告别

记忆如同水汽

润物无声 腾散无意


一 & 无波


节目拍摄结束已近深夜,复工不久内心还有些不适应,幸好都是以前就熟悉的前辈们,也相当照顾我。休息得太久了心里怎么说还是有些没底,仿佛回到退伍后无所适从的那段日子,于是近来的风格、接抛梗有向哥哥们提前讨教,也认真做了一番准备,总之表现还算不赖,不过也不用太心急。

回家的车上经纪人告知了我周三,也就是后天还有一个节目拍摄,周四下午需要回公司参加会议,到时他会提前联系来接我,此外便没有更多工作了。我看着我的新经...

2018-11-08

180928 匆匆

匆匆啊匆匆。

今天听电台在讲秋分,惊觉。

在lof上刷同人文,却好久没写点什么了。

记不起来的时间,叫做遗忘。

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,

记忆是保留在这个本子上,还是那个文档中?

零落、散乱。

今天翻着timetree、极简清单,以及evennote,

纠结之间无法共通、同步。

总是隔那么一段时间就想要换成自带的日程app来用,

可是迁移也很麻烦啊。

那那么容易,一劳永逸。

等待着工作推进,等待着假期来临。

悬而未决、要做不做的感觉最难捱。


昨天下班后久违地去上街了。

努力划掉更多的待办事项,也是一种解压。

晚上回家在便利店买了一个六块钱的盆子和一瓶两块钱的...

2018-09-28

180628 深入一点,深刻一点

这个月恢复了打卡,读书的习惯倒还算是保持了,只是进度不佳,新买了几本书,然后今天看这本明天看那本,断断续续的真不知道哪天能读完哦。

订了一个提醒,每天记得来打卡,除了过节回家断签了几次。

可是却没有去认真写写自己的想法了,前几个月至少还是絮絮叨叨地表达了几次,这个月连手帐里也是字写得飞起,不知道耐心去哪儿了……和熊聊了几次,想法很多,却又没有耐心认真去写一写,公众号都多久没更新了?不忍直视。

这个月感觉很忙乱,写长长的讲话稿写得很纠结,内容空洞得受不了,逻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,但是憋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?领导也就那么看了一下,说可以,就这样吧。开会的时候,又有谁会听?谁会在意?真的的非常没有...

2018-07-06
1 / 10

© Sime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