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梦》1&2


赫海。

李赫宰视角。

预估中篇,慢热存稿中。


一次复习与告别

记忆如同水汽

润物无声 腾散无意


一 & 无波


节目拍摄结束已近深夜,复工不久内心还有些不适应,幸好都是以前就熟悉的前辈们,也相当照顾我。休息得太久了心里怎么说还是有些没底,仿佛回到退伍后无所适从的那段日子,于是近来的风格、接抛梗有向哥哥们提前讨教,也认真做了一番准备,总之表现还算不赖,不过也不用太心急。

回家的车上经纪人告知了我周三,也就是后天还有一个节目拍摄,周四下午需要回公司参加会议,到时他会提前联系来接我,此外便没有更多工作了。我看着我的新经纪人,小路。他还挺年轻的,估计来公司也不太久,热情挺足,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估计才会知道这份工作没有表面那么光鲜吧。

回到家,发现厕所的灯亮着忘了关。早上起得有点晚了,匆忙梳洗一番出门,大概头也没回一下,便让那灯白白地亮了一天。

也好,顺便就洗洗睡了吧。

第二天没人叫我起床,于是天光大亮了便磨磨蹭蹭地把身体挪到沙发上继续躺着,以前我总是风风火火地停不下来,觉得太多事情要做,没时间休息,现在倒是挺享受这样发呆放空的时间。

打开手机连上蓝牙音箱,随意打开一个电台,放着维瓦尔第的《四季》。乐曲渐起,却莫名其妙被勾起了食欲,挺配的吧,温水、拉面和古典乐。

结果翻了半天却没找到那个深蓝色的密纹瓷碗,怎么会不见呢?我本来就不善烹调,家里厨具也数量不多,说起来那只碗也是每次煮拉面就会拿出来的碗,也许是深浅大小刚和心意,又或是什么别的。只是当下来不及细想,虽然有点扫兴,食欲还是占了上风。

正呼哧呼哧地吸着面条,额头逐渐渗出细汗,手机“叮”得一声,接到了姐姐发来的消息。她问我有无空,是否愿意陪她去买点东西。

【姐要买什么?】

【想要去找找好一点的花草,不知道城郊市场那边有没有卖。】

【那边好像定期有花卉集市。】

【赫宰你近日有空吗?要送人的礼物,想让你帮忙参考。】

【今天正闲着呢。】

【那我们下午就去吧?】我握住手机不禁笑出来,这个姐姐啊。

【好,那我等下先回家来。】

【ok!】

于是就这样有了新的日程。我简单收拾一番,找了顶帽子就出门了。没有开车,也没有叫经纪人。倒是突然想着打了车回家去,这倒也是难得。


回了家意外家里人倒是不少,父母、姐姐姐夫齐齐全全,看着倒好像是等着我回来一起开家庭会议一般。姐姐大概是知会了大家我要回家的消息,于是大阵仗马上摆起来,母亲在厨房忙碌,父亲和姐夫都在跟着姐姐做打扫的活。

“这是准备过年了吗?”我笑道。

“你难得回家一次嘛。”

午饭后姐姐开车,我为她指路。很快到了城郊市场,今天是工作日,人并不算多。逛了一圈找了几个花店,姐姐犹豫再三,还是选了一株含苞待放的白茶花和一盆小巧的薄荷。

“送人这么居家花草吗?”我笑道,这些花就在家边的花店说不定也能找到。

“选来选去还是送老人这样的最好了!”

“也是。”我自然是没有意见。

雷声大雨点小地结束购物,姐姐顺道送我返家,临别时,她问起我:“下周六要去木浦吧?”

我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初夏已至,已近那个日子了。微微点了头,道了再见。


二 & 无常


周四的公司会议,拿到了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安排,接下来要参加一个真人秀的旅行节目,国内驾车自由行拍摄一周,我算是主角之一。真人秀节目总是比较吃得开,自由表现的空间也大,个人容易出彩。我虽然是偶像组合主舞出身,在大众面前更为人所知的却是综艺形象。早年间是吃了不少苦,心中也会时有不甘,但我有这样的长处,大众也乐于接受,能让我在出道数十年仍然可以活跃在电视上,仍然可以保证收入,对此我是感激的。

节目月底开始拍摄,之前还需要有一系列的准备。不过到底近日还算宽松,想起来那天姐姐问我的。

“下周六要去木浦?”

又到六月,是该去了。


我已经不怎么开车了,那辆奥迪A8放在地下车库常常就落一层灰。因为是私人的事情,并不太想叫小路来,想想去木浦前还是得准备一下东西,驱车去百货店挑选了几件心意或深或浅的实用物品。想起那天姐姐让我陪她去买的花草,大概也是送到木浦去的吧。

久违地给东华哥拨了电话,询问他何时返回木浦,他答下周四便回家去,有些事要办。我想了想,本来打算蹭他的车回去,终究还是算了。


之后便按部就班与节目组和节目的其他几位嘉宾见了几面,就内容和细节进行了一番商讨,节目组本来想让我承担向导的角色,说了解到我有过几次旅行节目的经历,我想了想,还是婉拒,推辞说形象过多重复便少了新意,然后提出会在途中多承担“内助”职责,意图打造“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”的新形象。

“银赫xi现在料理实力如何?”PD随口一问。

“一个人生活怎么说也得把自己喂饱了,虽然称不上是美味,基本的还是会做几样。”

年轻的女作家微微诧异,看来对我过去拿量杯煮拉面的料理水平有所耳闻。她微微张嘴,好像想说什么但终究是咽了回去。

节目组收集了全体嘉宾的意见,敲定了此次旅行将分为两组,以车代步,一路穿越森林湖泊,最终到达黄海边的一个浅湾。按剧本来看,比起探险猎奇的刺激感,更多的是治愈休闲给人放松的感觉。治愈节目近来好像比较流行,也许每个人在这繁忙的都市生活中都需要一段抽离、一份治愈吧。


星期五晚上,我简单收拾了行李,早早地入睡,然后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我回到了好几年之前,那时候组合的活动还比较多,一伙人几乎每天都要在一起排练,打打闹闹点个外卖也要弄半天。童哥在演示和我一起商量的编舞,动作表情一夸张就能引得成员们一阵大笑。

“哥,你也太搞笑了吧!哈哈哈……”身边的人儿总是会笑得倒在我身上,手又不知轻重,总是会把我的大腿拍得一阵发麻。

我总是会装凶吼他:“呀!疼啊!”可是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,笑得抿成一字的唇,我也总是“凶”不过三秒。

俗话说“慈母多败儿”,哥哥弟弟们早就认命了。


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,我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还沉浸在梦中久久难以回神。明明是此生的事情,梦醒却如同上辈子的故事,那些场景和那些情绪,都仿佛离我有一个世纪那么遥远,画面也像是隔了一层纱,倒显得不太真实了。


tbc。

评论
热度 ( 8 )

© Sime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