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梦》&4

前文戳:&3


四 & 忌日

坐在树下和东华哥抽了支烟,两人都不说话,但是内心并不平静。

说实话我也很难想象,才过去五年,我就能在这里这样安静地抽烟,望见山下那些彩色的屋顶,隐约看见远处停在港口的一排帆船。

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。

第一年我好像深陷梦中,跟着哥哥弟弟和家人朋友们,把身体紧紧裹在黑色的衣裤走到这里。第二年我一个人在黄昏来了这里,带了一瓶他并不爱喝的酒坐到了深夜。第三年、第四年……

“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就是五年,”东华哥呼出一口烟,轻轻叹气,“连海英也已经2岁了……前两天参加同学聚会,一个个变化可真大,都不太敢相认了。”

“有时候自己都会忘了还有那样青涩的日子呢……”

“是吧,赫宰也有36了……我还记得以前练习生的时候在首尔带你们去吃宵夜的样子,那时候可都还是小孩子。”

“呵,是啊,说起来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……”

“时间和回忆是最残忍的东西啊,一个有去无回,一个触不可及。”东华哥呼出一口深深的烟雾,面容在烟雾笼罩下深刻了沧桑感。

我透过那篇烟雾看着远处海天一色,喃喃开口:“东华哥,真可怕啊,我最近,好像都快不记得他的样子了……”


远处吹来的海风晃起了叶子,树影晃动的频率牵引着心跳的频率,大树下大家都无意打破这份静谧,像是陷入了回忆中,我站在这里,看着远处的夕阳渐偏,日光渐深,橘色从树杈间溢出,我微微眯眼,仿佛在那山石之间的台阶上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内心突然沸腾,可是外表仍不动声色。他穿着简单的灰色T恤和宽松的黑色长裤安静地站在那里,像是很多年前在宿舍里的样子,身影被霞光笼罩,看不太清楚表情,但我能想象他是抿着嘴的、有些孩子气的。

我知道那是他的幻影,我的幻觉。

那天晚上我果然又梦见了他。梦里依旧是年少模样,他染了微卷的黄色短发,柔软蓬松,衬得皮肤更加细腻雪白,整个人看着可爱又温顺,像一只小绵羊,又像一只眼睛湿漉漉的小狗,总是惹人疼爱的。他拉着我的衣袖,“赫宰呀,赫宰呀”这样软绵绵地叫我,让我陪他玩,我一点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正是在这个让人辗转的夜里,希澈哥久违地打了电话过来。凌晨一点半,我被他的电话铃声从梦中脱离出来,他也在想他的弟弟。所以我就安静地听着他前言不搭后语的酒话。

“赫宰啊,睡了吗?……哥睡不着啊……”

“呵呵,今晚和建熙去喝了酒,想起以前我们每次吃饭都是那小子给倒酒,明明自己又不喝,还要管着酒瓶子,一边给哥哥们倒酒一边说少喝点,他还总是念叨着说哥这么喝下去会死的!哈哈哈真是个败兴的家伙呢。”

“不过记得有一次他也喝多了,是……是庆功宴的时候吧,哈哈哈,那小子话也不会说,祝酒词也不知道,就拉着我说什么要不醉不归,啊真是!结果第二天上通告还一直喊头痛,明明才喝了两杯而已……”

我也想想起那天早上把他从床上挖起来的艰难作业,永善哥那时候还发誓一定要看住李东海不让他再在外面喝酒,否则他的头发大概会先掉光。

“……明明就还是个小孩子呀。”听见希澈哥声音突然低沉下来,我的心也跟着闷痛起来。

“刚见他还是个初中生,身子比我还瘦小,像个洋娃娃一样,又听话,天天跟在我后面喊着哥哥哥,他认了我当哥,我肯定就要保护他啊……后来倒是他对我管头管脚的,呀真的是像个小老头,天天在边上念叨,明明我才是哥啊!”

话筒对面的声音又哽咽着停顿了一下,我知道哥肯定已经哭了,他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其实对自己在意的人心软得要死。

“我总是在说,一定要注意安全,要系好安全带,我说了那么多遍,他还——他还偏偏要打我七寸,没良心的小子……以前我是不敢开车,现在是坐车都有阴影了,呵呵,我现在倒真成宇宙胆小鬼了。”

我又何尝不是呢?那段时间,我甚至听到电话铃都会胆颤心惊,生怕那里面又会传来什么突如其来的噩耗。

“呵,我真是醉得厉害了赫宰啊,刚刚好像还真的听见他又脆生生的喊我哥,呀……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最后一句话你知道吗?那时候的那个表情,你知道吗……我……赫宰啊……”

希澈哥再没有说下去,他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他走的那个晚上,是漫长沉闷得让人窒息的夏日凌晨,他躺在手术台上,身体已经破碎了,浑身血污,他那么痛,泪流满面,他想要挣扎,他想要活着,他想要说话,家人们、成员们都在拼命挽留他,可是他太痛了、伤得太重了,而我终究没能去到他身旁。

那最后一个漫长的夜晚,我都不在他身旁。


泪水不知何时已覆满面容,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。我从来不敢去认真回想五年前的那晚时间是如何流淌的,只是试着去想象我都会无法呼吸。我只能转移注意力去说那些“如果”、说那些“要是”,我开始觉得一切的矫情和争吵都是导火索,我开始怀疑蝴蝶效应的源头都是因为我的拖沓和犹疑,而责怪自己反而能得到一种自虐的快感,即使是痛苦,我却能为仍然能够感觉到与他的连结而去飞蛾扑火。终究那些遗憾,成为了我的噩梦。


电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断,我瘫坐在床上,夜里的寂静很容易让人陷入情绪无法自拔,那些有过的欢笑日子好像就在昨天,又好像已经十分遥远。

失去他以后,我还是能笑的,也能跳舞,还能唱歌,工作还在,家人还在,朋友还在,fans还在,我们的成绩还在,我们的位置还在,我的放送本能还在,只是少了一点。

只是少了一个李东海。

少了一个同事,少了sj大队的另一个主舞,少了小分队的D担当,少了一个队友,少了一个一直在身边的同岁朋友,少了一个打打闹闹的伙伴。

可是只有我知道,我的身体像是从里面被一刀砍断,皮肉联结着,血液却不流通了,生活明明天翻地覆,反应却麻木迟钝。

因为心已经碎了,因为这世界少了我的爱人。

谁都不知道的,我的爱人。


tbc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虽然这文写得很慢……

希望能有留言就好了>~<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2 )

© Simeo | Powered by LOFTER